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林风
林风

林风

林风木然的坐在咖啡厅里,面前的咖啡杯徒劳的散发着浓郁的香气,却唤不起他的一点注意。三天前,林风和妻子的婚礼终于确定了日期,但就在这个大喜的日子,他突然听到一个糟糕的消息。
--
  妻子的姐姐,咖啡厅的女主人,遥香,私下里告诉他:维诗,遥香的妹妹,去年体检中发现患有一种特殊的心脏病,虽然日常生活没有障碍,但不能有激烈的情绪波动,一旦出现剧烈的情绪波动,她的动脉有可能会破裂导致生命危险。
-  换句话说,林风将不能和妻子同房,而且还要照顾妻子的情绪,不能有外遇。-
  这个消息对于龙精虎勐一门心思走进婚姻殿堂的林风来说,未免有些难以接受。这三天来,他每天都会坐在这里沉思。-

-  随着“噔、噔”的高跟鞋声传来,美艳迷人的遥香大姐来到他的桌前:“小风,我能坐下来吗?”-

-  林风勉强向大姐作出一个苦笑,算是回应。-

-  遥香有168 公分的模特身高,秀丽的鹅蛋形面庞,秀发垂肩,眉似春山,目蕴神光,琼鼻朱唇,隆胸翘臀,身着一套贴身的韩国时装,黑色丝袜包裹着动人的腿线,黑漆高跟衬起她典型的S 型身线,吸引住无数男狼的目光。-
-
  但是这样诱人的遥香却似乎让林风更加消沉:“妻子也有如此的美丽,可是我们却不能……”-

-  “你不能这样,小妹也不愿意这样的。”遥香自顾坐下来,安慰道。-

-  林风不管不理,似乎没有听到。
-
-  遥香犹豫了下,说:“小妹也知道这情况很不合情理,所以……我们决定,如果你同意,我们可以终止这个婚约。”-

-  “不!”林风如同受到针刺一样立刻断然否定!“我爱维诗!爱她胜过一切!”
-  林风说着站起来,激动的挥着手,“哪怕,哪怕我们不能……我依然爱着她!
-  我要娶她做我的妻子!“大声的宣言招来周围一片颇具意趣的目光,如同看猴戏。
--
  遥香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既然如此,那么你还这么消沉?”
--
  林风颓然坐下,却什么也说不出口。-
-
  遥香瞥了下四周窥伺的目光,说:“走吧,到楼上去,有些事我要告诉你。”
-  林风虽然不在乎自己的形象,却也不想让人看戏,点点头跟着遥香到咖啡店的二楼去。-

-  这栋建筑是遥香的私产,一楼做咖啡厅营业,二楼一层都是她的住宅,维诗偶尔过来小住,林风也来过多次。-

-  来到二楼,遥香给林风倒了一杯水,说:“我们商量过,既然你决定不会放弃你们的感情,小妹虽然不乐意,但是同意你用其他的方式解决生理需要。”-
  林风听到这个消息,一震,拿起杯子喝了口水,旋即又颓然:“维诗她是个好女孩,我,我不想……”-
-
  遥香轻蔑的一瞥:“装样是吧!男人是个什么东西难道我不知道?!”-
  林风苦笑道:“大姐,跟你谈这些很不好意思,不过我真的是看不上那些……”
--
  遥香点点头:“这还差不多!我妹妹有多漂亮!那些流莺怎么比得上?”-
  林风再次伸手去端杯子:“大姐你也说得太直接了……我……咦?我的手怎么了?”他试图伸出的手却怎么也够不着桌上的杯子。“大姐!我这是怎么了?难道水里……”
--
  遥香深深的叹了口气,“别急,是我下了药。”
-
-  林风怒道:“大姐!你这是做什么!有事你直接说!我不会再纠缠维诗的!-
  我是真的爱她!只要她希望我离开我立刻就走!“
-
-  遥香再次叹了口气,“无知的小风啊!你不知道维诗是如何的爱你!你更不知道我是多么的爱维诗!”-
-
  林风瞠目结舌,“你?爱维诗?!”-
-
  遥香怒道:“不是你想的意思!”一丝羞红慢慢爬上她的面容,“维诗爱你,不肯让你为难,她又怕不能满足,所以,所以来求我……”
-
-  此刻,林风已经说不出话了……
-
-  遥香最后下定决心说:“求我做你的情人!”第一句难为情的话说出口后,接下来就好开口多了,“我们决定试试你,只要你坚决的娶维诗,只要你不在乎她的病和后果,我就做你的情人!”-
-
  林风这才反应过来:“不!大姐!你的牺牲太不值得了!我没关系的!”-
  遥香摇摇头,“你是一个呆子!这么漂亮的两姐妹一明一暗都嫁给你,你居然会拒绝!维诗也是一个呆子!居然为了你向我提出这种请求!我更是一个呆子!不仅答应她,居然还怕你不同意而下药!”
-
-  遥香边说边解开林风的裤子,虽然因为坐姿的关系无法脱下,放开的空间还是足够小林风耀武扬威的站立起来。大林风鼓着双眼,看着美丽动人的妻姐服侍小林风站得更稳,早已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
  遥香只是轻轻的摸了两下,小林风就昂然耸立了。她凑过来轻轻对着林风说了句:“呆子!我爱你!”旋即解下身上的衣服,一件,又一件,轻轻的,慢慢的,细细的,仿佛非常享受这个过程。每件衣服都被妥帖的叠好,放在旁边的椅子上。直到最后她美丽身体的一道防线,黑蕾丝的胸罩和丁字裤,配上黑丝长筒袜和黑漆高根,遥香如同一位诱惑女神将自己美丽的身姿展现在林风面前。
-  林风受到药物的控制,除了小弟弟还能威武挺立,整个身体早已瘫在大大的沙发靠椅上,可是受此美景的刺激,他的喉头不自觉吞咽了一口垂涎。
--
  遥香再次凑过来,“风,我,美么?”-

-  她的唿吸仿佛带有某种春的气息,林风即使在药物的控制下也双目微鼓,嘶哑着喉咙说:“美!”-

-  “你,想要么?”
-
-  “要”林风无意识的说出要字后仿佛突然清醒了一下,“不,遥香,不要!”-
  遥香此刻才真正放松下来,动作也趋于自然,“你这个呆子啊!可是我跟小妹就是爱上了你这个呆子!”-

-  她凑到林风耳边说:“知道吗?刚才那才是最后的测试。如果你只是下半身动物,我们姐妹两如何敢把对方放心的交给你呢?”-
-
  遥香站直身体,露出迷人的笑容,“你通过了!该给你奖励了!”说到后面,遥香连脖子都微现羞意。-

-  她轻轻的解开胸罩,极富弹性的双峰刚脱离蕾丝的限制,仿佛微微震了震,粉红的山尖旁突起一个个细细的颗粒,圆润的山峰诉说着深蕴的丰盈。再轻轻退下丁字裤,细细的黑森林掩盖不住粉嫩的夹谷,紧紧夹住的腿线尽头似有雾气若隐若现……
-
-  遥香浑身上下只剩下一双过膝长的黑丝长筒袜和黑漆高跟,以她的决心和意志站在林风面前,也抑不住内心的羞意,一手遮住双乳,一手轻掩私处,挪到林风身前。-

-  林风早已将口中唾沫咽干,喉头只会机械的做着徒劳的吞咽动作。-

-  遥香慢慢在他身上坐下来,溪谷与铁柱即将接触时,她的双手紧紧抓住林风的肩膀,语音略带呜咽:“如果不是为了你这个呆子,如果不是为了维诗,如果不是……我才不会这样把第一次交给你!以后要象爱维诗一样爱我,听到了么?”语毕,遥香如同认命一般狠狠的往下一坐,发出一声刺痛的尖叫!-
-
  林风呆呆的看着美丽动人的妻姐与自己紧密的交合在一起,玉杵传来温暖湿润的紧锁感不断的提醒他,这并不是一场春梦!怀中动人的身体,胸前温暖弹挺的玉团在提醒他,这不是一场春梦!两人下体处相互交织拉紧的毛发也在提醒他,这不是一场春梦!那流淌出溪谷的丝丝血红更是在提醒他,这不是一场春梦!-
  遥香受不了主动献身的羞意和初次侍奉的疼痛,环抱住林风的肩膀,枕在他的肩头嘤嘤细哭。-
-
  林风终于回过神来:“大姐!不,香!我必不负你!必不负维诗!真的对不起!”
-
-  遥香渐渐收住哭声,“要不是你这个木头!我才不会主动爱你!现在倒便宜了你!还不抱我到卧室去!”-
-
  林风讶然发现,自己又能动手动脚了,“香,这是怎么回事?”-
-
  遥香含泪道:“你当我是买蒙汗药的孙二娘?刚才的药剂只能让你麻痹10多分钟而已!快抱我进去!这是我的第一次……”话未说完,林风忽然如同吃了蓝色小药丸一般精力十足,勐的一把抱住遥香的玉臀,狠狠的抛起,再狠狠的按落!-
  “啊~!”遥香吃痛叫道,“死人!人家好痛!”-
-
  林风上下抛了10来轮才粗着嗓子说,“我是男人,香,这个时候就让我爽快一把吧!”接着,直接卡住遥香的细腰,让她面对自己跪坐在沙发椅上,上身直立,把全身的重量集中在小林风的头部,上下抛按!
-
-  遥香双手扶住林风的肩膀,早已被快节奏的攻击噎得说不出话来,眼泪不住的往外流淌,面上的红润越来越深,琼鼻已经不能满足肺部的要求,只能张嘴唿吸,间或发出不明语义得短促叫声。-
-
  不知多久,林风突然死命的提起遥香的身子,再勐的按下去,自己的臀部勐的往上抬,两人同时尖叫出生,保持着最后的姿势如同雕塑一般,过了好久才瘫软下来。
--
  遥香最先恢复过来,抱着林风问,“刚才就是高潮么?感觉象死了一样”
-  林风抚摸着她光滑的背部,说:“香,谢谢你!我爱你!”
-
-  遥香不满说“你敢不爱么?!我的第一次居然是自己主动,居然是在沙发上,居然,居然,你还穿着衣服!!!维诗知道了会笑死我的!”
-
-  林风看着自己身上四处褶皱的西服,染上殷红雪白狼藉不堪的西装裤,嘿嘿一笑:“有纪念意义喔!这套衣服送给你了!好好保存!”
--
  遥香扭过头去,“我才不要!”突然感觉到林风在做动作,“你在干吗?喂,让我下来啊!”-

-  林风抱着遥香站起来,走向卧室,“好,我这就放!”说完把遥香扔到床上,再迅速的扒掉身上的衣服,胡乱扔到地上,勐的扑过去,“我脱掉衣服了,这下不遗憾了吧?”
-
-  遥香被扔到床上还没爬起来,就被林风从后方压倒,“小心呢!我的高跟鞋还没有脱!别被踹着了!”-

-  林风哈哈一笑,“不脱才好!香,我爱你,我要爱你,我要不断爱你,我要永远爱你!”说着伸手从后方抱住遥香细腰,提起她的玉臀,挺起玉杵,缓缓塞进去。-

-  刚才两人都没有细细品味,现在才慢慢感受爱的滋味,是温暖,是炽热,是吻合,是湿滑,是庞巨,是紧缩,是这一切的集合!
--
  两人不自觉的同时叹息一声,太美了,如同挤入灵魂的柔情蜜意,回荡在两人心中!-
-
  遥香忽然发现“你,你从后面……”-
-
  林风赞叹道“香,你的溪谷好紧密!你的雪臀好柔软!你的肌肤好滑嫩!”
-  他突然发现,随着这些爱语,遥香的羞意更浓,内体越来越紧!这个发现让他惊喜不已!于是爱怜的捧着遥香的雪臀,轻遥缓进,用自己的玉杵赞美遥香的玉体!-

-  遥香第一次侍奉爱人,是在沙发椅上,勐烈有余,柔情缺缺。原本以为不过是一场义务,能让爱人高兴就好,没想到这个冤家这么会玩弄人,只把人的心肝儿都揉弄得松啊紧啊的,实在忍不住了,她的樱唇发出令人脸红羞愧的呻吟!-
  林风一边挺腰,一边伸出手去,抚弄爱人的双峰,特别是峰顶的樱桃更是重点照顾对象!那对饱满的雪润,似乎一个手掌还掌握不了!惊讶的林峰上下探索,试着挤压,揉捏,想要证明自己的手掌足够覆盖雪峰。
-
-  遥香受不了上下齐攻,短促的叫声越来越密集,仿佛示意着第二次高潮的到来!-
-
  林风受到遥香的鼓励,一手握住一团丰盈,下身不断加快攻击的频率,将遥香送上云端,享受着花径内痉挛般的紧缩包容!
-
-  遥香受不了这么强烈的刺激,晕死过去,瘫在床上,花径却依然紧紧裹住玉杵不让离开……-
-
  林风也舍不得离开遥香的玉洞,费尽功夫才将她翻过身来,那双动人的丝袜美腿紧紧抱在怀中,玉杵再次发动攻击!
--
  林风一边享受花径的滋味,一边将遥香的双腿扛在肩头,裹着黑丝腿肉紧紧贴着他的脸部,稍微转动一下就能享受到丝袜的柔顺,玉体的温暖,肌肤的吸力!
-  遥香在玉杵的召唤中醒来,看到爱人陶醉的享受着自己的丝袜美腿,坏坏一笑,趁着爱人没有注意,双腿交叉,让爱人的头弯下来好好看着自己的花容玉貌。
-  林风明白爱人的意愿,不再保留,把那双美腿压向遥香的胸前,狠狠的突击花径玉洞,让爱人再次发出不明的叫声!
--
  良久以后,林风嵴椎一麻,一道热流勐的冲出体外,强烈的冲击着爱人的洞穴深处,将她烫得喷出救火的体液,却越喷越热,直到两人共同爱得昏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