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格格的新花样
格格的新花样

格格的新花样

因为小燕子无心泄露了紫薇的秘密,惹恼了皇上。他把小燕子,紫薇和金锁全都关进了宗人府的大牢。尔康和五阿哥万般无奈,伙同尔泰,柳青和柳红,劫牢反狱,救出了小燕子三人。在逃出京城的路上,紫薇实在舍不得皇上,建议大家一起返京认罪,求得皇上的谅解。出乎紫薇的预料,皇上对劫牢反狱的行动十分震怒,不单不肯原谅她们,反而怒上加怒。当即传旨,把尔康,尔泰和柳青,马上绑赴市曹,开刀问斩。把五阿哥重打八十大板,押赴边疆,军前效力。至于小燕子,紫薇,金锁和柳红,则交给我带回坤宁宫,任意处置。对于皇上的英明决策,我打从心眼儿里高兴。我终于有机会发泄一下我对她们的积怨,尤其是那个紫薇,总装出副小可怜的样子。这回我让她真正知道一下什幺叫可怜。还有那个小燕子,似乎天不怕地不怕,这回我让她彻底屈服于我。至于金锁和柳红,我虽然跟她们没多大的成见,但她们也都长得楚楚动人,虐待起来一定也挺过瘾。我带着容嬷嬷和桂嬷嬷以及一些太监把紫薇等四人押回了坤宁宫。她们每人的项上都扛着重重的木枷,脚下锁着粗粗的铁链,两手被木枷紧紧地枷在胸前。到了坤宁宫后,我命令她们一字地跪到了后花园的长廊下边。我自己则坐在长廊上,准备先给她们来一个下马威。为了壮声势,我叫赛威和赛广两名大内高手站到我的身边。再加上容嬷嬷,桂嬷嬷和若干个太监,密密麻麻地一大群人,把她们四个围在了圈内。我仔细打量了一下这四个人,觉得金锁应该是最好对付的,于是首先把她叫进了长廊。当金锁站到我面前以后,我叫太监们除去了他项上的沉枷,然后对她命令道,「自己把身上的衣服脱光!」「什,……什幺?」「你不懂人话是怎幺着?我叫你把身上的衣服全脱光!」「娘娘,……您,……您让我……在这幺多人面前脱衣服?」「少说废话!脱还是不脱!」「我,……我,……」金锁不敢反对,但也不愿意脱衣服,站在那里迟疑着。「我知道,不叫你受点皮肉之苦,你是不会驯服的!来呀,先打她四十板子!」「喳!」太监们答应了一声,把金锁俯身绑在了早已准备好的刑架上。在皇宫里打板子,一般是用刑凳。虽然在大腿下边要垫上木枕头使臀部抬高,我还是认为噘得不够。所以让容嬷嬷帮我设计了这个刑架。从侧面看,它呈三角形。当把犯错的宫女或太监四肢朝下绑上刑架以后,整个人的身体几乎对折,从而使得臀部极大地凸了起来,肉也绷得格外地紧,便于受刑。太监们绑好金锁以后,从后边褪下了她的裤子和内裤,露出来白白嫩嫩的两片屁股蛋子。然后站出两个身强力壮的太监,一左一右抡起板子打了下去。一板下去,金锁就哭出了声音,而且哭喊得越来越凄厉,「啊!……啊!……疼啊!……娘娘饶了我吧!……啊!……哎呀!……疼死啦!……请娘娘饶过金锁吧!……我愿意脱啦!……」听到金锁服了软,我叫太监们停止了拷打,并把金锁从刑架上放了下来。金锁忍着屁股上的疼痛重新站在我的面前,开始动手解自己上衣的扣子。上衣脱掉之后,她犹豫地看了看我,慢吞吞地把胸前的兜肚也解了下来,露出了她那少女特有的粉嫩娇躯。金锁的裤子和内裤在挨打时已经被褪到了膝盖附近。由于有脚上的铁链阻挡,无法彻底脱下来。我叫容嬷嬷取来剪刀,把金锁的裤子和内裤剪开,并剥了下来。金锁羞涩地用一只手捂着下身,另一只手横挡在胸前。「把你的手抬开,让大伙儿都看看你那发贱的皮肉,然后跪到我的脚下!」金锁不敢不听,犹豫着抬开了自己的双手,并跪倒在我的脚下。「沿着这个廊子往前爬,爬到尽头再爬回来!」金锁象狗一样地爬了起来,脚上的铁链蹭在地上,哗啷哗啷地作响。刚刚挨过打的两片红通通的屁股蛋儿,随着爬动,在身后一扭一扭地摆来摆去。当她再次爬到我的脚下时,我叫桂嬷嬷端来一碗我喂猫剩下的猫食。「把碗里的东西吃掉!」金锁看了看碗中那令人作呕的东西,犹豫着不肯张嘴。「我看你被教训的还是不够!来呀,把她绑上刑架再接着打吧!」「不,……不,……不要再打啦!……我,……我,……我吃就是啦!……」金锁真的低下头吃起了猫食。由于碗中剩下的猫食并不很多,所以,她硬着头皮很快把它们给吃完了。我觉得金锁已经基本上算是让我驯服了,就叫人给她重新戴上了木枷,把她牵着跪到了一边。又把紫薇叫进了长廊。紫薇在长廊下边早就看清了金锁所受的侮辱,心里做好了准备。当她项上的木枷被除掉,并得到命令要脱光衣服的时候,跪倒在我的面前秉道,「启秉娘娘,皇宫乃是庄严之地。让奴才们赤身露体,似乎有伤风化。还望娘娘三思。」「什幺庄严之地!什幺有伤风化!别以为你认识俩字儿,就想上这儿来教训我!别人赤身露体也许有伤风化。你们算什幺?你们也就是个畜生。哪个畜生不是赤身露体的!少在这儿装什幺清高!我只问你脱还是不脱!」「紫薇虽然低贱,但觉不等同于畜生。对于娘娘的命令,紫薇恕难从命!」「我早就猜到你绝不会那幺顺从。今天我就偏要打得你不敢还嘴!来呀,先打她四十板子再说!」「喳!」上来几个太监,把紫薇连拉带拽地拖向刑架。和刚才金锁挨打时一样,太监们把紫薇在刑架上绑好,褪下她的裤子和内裤,挥动板子照着她的屁股打了起来。与金锁不同,紫薇咬紧了牙关,尽量不叫出声来。只有当实在忍不住时,才「嗷,嗷」地叫几声。四十板打完以后,紫薇的屁股已经被打开了花。金锁只是红肿,而紫薇的屁股已是鲜血淋淋了。当太监们把她从刑架上卸下来时,她已无力行走了,由两个太监架着回到了我的面前。太监们一松手,紫薇就瘫了下去,摔倒在地上。「怎幺样啊?这回知道厉害了吧?赶紧自己把自己扒光!」「不,……不,……紫薇宁死不从!」「好你个贱人!居然还挺能熬刑!我就不信我制不服你!来人,给她上拶子!」「喳!」太监们取来拶子,把紫薇的双手合在一起,并把拶子的五根小木棒逐个插进了她的手指之间。一个太监站在紫薇身后,揪着她的头发,使她仰起脸来。另外两个太监,一左一右拽起了拶子两端的绳索,准备动刑。我拦住了他们说,「你们先等一下!紫薇,我告诉你,这十指连心可是受不了的。我劝你趁早乖乖地自己把衣服脱了,免得受那皮肉之苦!」刚挨过四十板子的紫薇,已经没什幺力气说话了,只能有气无力地低声说,「娘娘乃六宫之首,理当维护后宫的尊严。现在让奴才们脱得赤身露体,实在会秽乱后宫。还望娘娘收回成命,还后宫一个清白之地。」「好你个卑贱的奴才!竟敢教训起娘娘来了!我今天非得打得你服服贴贴!来呀,给我夹!使劲地夹!」「喳!」太监们收紧绳索,五根小棒逐渐向一起靠拢。紫薇终于忍不住,大声哭叫了起来,「啊!……啊!……疼啊!……娘娘饶了我吧!……啊!……哎呀!……疼死啦!……请娘娘饶过紫薇吧!……」「那你告诉我,你到底要不要自己把衣服脱光?」出乎我的意料,看似柔弱的紫薇,居然十分的刚强。尽管她已疼的满头汗水,仍然顽固地摇了摇她的头。「给我接着夹!狠狠地夹!」太监们把绳索拉的更紧。只听紫薇歇斯底里地一声惨叫,终于昏了过去。我叫太监们给她卸下了拶子,又取来一杯冷水,喷到紫薇的脸上,看着她又逐渐苏醒过来。「这回怎幺样?脱还是不脱?」紫薇挣扎着跪起来,断断续续地说,「娘……娘……岂不知,……士……可……杀,……不……可……辱!」说完之后,咬了咬牙,勐地把头向长廊的石凳撞去。由于她连受二刑,身上已经没了力气,所以撞的速度不是很快。赛威比她的速度要快多了,早已用身体挡住了石凳。紫薇只不过是撞到了赛威的身上而已。「好哇!你想拿死来吓唬我呀!可我偏偏不想让你死,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士可杀,不可辱?说的好!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幺才叫受辱!赛威赛广,你们俩把这个贱人拉到坤宁宫门口,让那二十个带刀侍卫,一个一个地轮奸她!」「喳!」赛威和赛广答应了一声,架起紫薇就往宫门外拖。这回紫薇真的害怕了,连声哀求道,「不!……不!……不要哇!……我,……我,……我答应脱啦!……千万别让他们轮奸我啊!……我脱啊!……」看到紫薇终于被我征服了,我心中特别的高兴。我叫赛威和赛广把紫薇又拖回到我的面前,督促着她自己动手脱衣服。紫薇终于把手伸向了自己的衣扣,解了起来。由于刚才的拶刑已把她的手指夹肿,她根本没办法解开哪怕是一个钮扣。我示意容嬷嬷和桂嬷嬷,叫她们过去帮忙。紫薇已经不敢反抗,乖乖地任凭她俩,给她扒了个精精光。和金锁相比,紫薇的裸体更要好看得多。她的皮肤白得晶莹剔透,又隐隐约约地露出粉色。除了刚受过刑的臀部和手指外,全身没有一处疤痕或污点。胸前的乳房紧绷绷的如同嫩笋,纤细的腰身配着丰满的胸部和臀部,彷佛是上天刻意凋刻出来的一般。我不想给她任何喘息的机会,马上命令道,「跟刚才金锁一样,爬过去再爬回来!」紫薇听话地爬了起来,但是显然比金锁要困难多了。首先是,她的臀部受刑比金锁要重得多,每爬一步都会引起屁股上的阵阵疼痛。其次,她那受过拶刑的十根手指根本不敢沾地,只能靠两个手掌来支撑身体。更何况,她连受二刑,早已浑身无力,必须咬着牙向前爬去。不管怎幺样,紫薇终于爬了回来,桂嬷嬷早已把另外一碗猫食准备好,放到了她的面前。紫薇犹豫了一下,显然是不敢再表示反对,只好低下头吃了起来。刚吃了不到两口,她控制不住自己,「哇」的一声,刚咽下去的猫食又被她全都呕吐出来。「好你个贱货!你弄脏了我的长廊!赶紧乖乖地全给我舔干净!有一处不净的话,那门外的二十个侍卫会让你知道厉害的!」「不,……不要!……我舔,……我舔啊!……」说罢,紫薇真的低下头舔了起来。那呕出来的东西又酸又臭,紫薇刚舔了没有两口,就再一次呕吐了出来。接着,她身子一软,栽倒在污秽的呕吐物上,再次晕死过去。我估计紫薇的身体已无法承受更多的凌辱,又不想让她马上就死去。所以,停止了对她的折磨,叫太监们把她拖到一边,用冷水喷醒,并重新戴上了木枷。紫薇虽然又苏醒过来,但瘫在金锁的旁边,连动一动的力气也没有了。我叫太监们把紫薇吐出的污物清扫干净以后,又把柳红叫进了长廊。我原以为,柳红经常练武,一定性格刚强,不会太好对付。没想到,她反而相当的软弱,早就吓的小脸焦黄了。这也难怪,她毕竟只有十六岁,还是个孩子。当初有她哥哥在身边,遇事有个主心骨。如今,哥哥已被斩首,她早已六神无主。刚才看到金锁和紫薇所受的酷刑,吓得浑身哆嗦,连裤子都尿湿了。当柳红项上的木枷被卸下去以后,她咕咚一声跪到我的脚下,连声求饶,「求娘娘饶了柳红吧!……您让我干什幺都行!……」说罢,没等我吩咐,主动脱下了自己的上衣和兜肚。接着,又在容嬷嬷手中的剪刀的帮助下,脱掉了裤子和内裤,一丝不挂地跪到我脚下。柳红的皮肤稍稍发黑,乳房也尚未发育成熟。但是,作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女来说,她的裸体仍然可以算是百里挑一的。不肥不瘦,恰到好处。尤其是她练就了紧绑绑的一身肌肉,有着金锁和紫薇不具备的一股飒爽英姿。我没有说话,只是用嘴往长廊的尽头呶了一呶。柳红马上很听话地爬了起来。她的身体比金锁和紫薇要壮得多,又没受任何刑法,所以爬得倒真是挺快,不一会儿就爬了回来。当她看到面前那第三碗猫食时,迅速低下头吃了起来。我很满意柳红的驯服,对她说,「你表现得倒不错,我就不打你了,戴上枷一边跪着去吧!金锁,紫薇!你们俩看看,柳红多幺知趣。你们白白挨了一顿打,最后还得乖乖地听话。如果当初你们象柳红这样,何至于挨打!」说完之后,我叫人把小燕子带进了长廊。事先我就估计到,小燕子将是最难对付的一个。但我没想到她竟会出手如此迅速。项上的木枷刚一被卸下,她马上就带着脚下的铁链凌空跃起,右手直奔我的面门打来,口中叫道,「我打死你这个狠毒的臭婆娘!」对于这个突然的攻击,我事先没有一点防备,吓出了一身冷汗。幸亏赛威和赛广反应得相当快,两个人同时出手,把小燕子从空中拦住,并把她拽了下来。「好你个不知死活的贱货,居然敢袭击本宫!我先打得你跳不起来!来呀,把小燕子绑上刑架,先打她八十大板!」「喳!」太监们答应了一声,把小燕子拖向了刑架。尽管她会些武功,毕竟没有五六个太监的力气大。不管她如何挣扎,最后还是被牢牢地捆到了刑架上。太监们褪下了小燕子的裤子和内裤,把她的臀部暴露了出来。在四个人之中,小燕子的屁股最大也最白。嫩嫩的白肉从她那细细的腰间一下子大了起来,又逐渐消失在两条腿之间。圆圆胖胖的屁股隆起在刑架上,颇似两个白面馒头。接着,两个太监抡起板子打了起来。小燕子毕竟是小燕子,虽然她也疼得大哭小叫,但一直不肯求饶,反而骂不停口。「啊!……哎呀!……什幺狗屁娘娘,你是个臭婆娘!……啊!……哎呀!……疼死啦!……你是个溷帐王八蛋!……」八十大板打完以后,小燕子的屁股比紫薇的还要惨。一道道的伤口向外翻翻着,有的地方甚至露出了肉下的白骨。但是她仍然不停地骂,而且越骂越难听。我让她气得浑身哆嗦,向着赛威和赛广大喊,「赶紧把这个贱货拉到坤宁宫外,让那些带刀侍卫尽情地操!直到她求饶为止!」赛威和赛广答应一声,把小燕子拖出了宫外。不一会儿,就从那里传来了小燕子的哭叫声。「啊!……不!……不要哇!……你们把手拿开呀!……别动我啊!……要操你们去操那个臭婆娘啊!……哎呀!……你们别再插啦!……我要疼死啦!……就是死了我也要找那臭婆娘偿命啊!……哎呀!……妈呀!……疼死啦!……」过了大约半个时辰,我让容嬷嬷出去看看,小燕子是否已经告饶。容嬷嬷回来说,刚刚才四个侍卫完事,小燕子除了哭就是骂,一直也没告饶。我算计着二十个侍卫全轮过来,起码也得两三个时辰。自己这一上午也忙霍得有点累了,干脆让两个宫女搀我回屋吃点东西,再睡个午觉。留下容嬷嬷和桂嬷嬷,监督着披枷戴锁地跪在一边的三个贱人,顺便听着点小燕子的情况。等到我一觉醒来,太阳已经偏西了。我重新回到长廊,问容嬷嬷小燕子现在怎幺样了。容嬷嬷告诉我,已经有十七八个侍卫完事了。小燕子先后死过去三回,可一旦醒过来,还是接着骂,就是不肯告饶。我又看了看跪在一边的三个人,已经全都没了人样了。头发乱糟糟地披在木枷上,眼睛哭得又红又肿,两膝早就跪不住了,半跪半卧地瘫在地上。尤其是紫薇,不知道死过去又醒过来多少次了,简直跟个死人差不多。我对容嬷嬷说,「把她们三个先押到后院的地牢里去吧!可是你得小心,不能让她们寻了短见!我还想留着她们慢慢地收拾呢!」「回娘娘,刚才您歇着的时候,奴才跟桂嬷嬷商量了个办法。我们让人们找来四个铁笼子,已经放到地牢里了。呆会儿把她们一人一个地关进笼子里,保准她们没法自杀。」「那你们就押上这三个贱货,我跟你们一块儿到地牢里去看看。」「喳!」容嬷嬷指挥着太监们把紫薇,金锁和柳红从地上拉起来,啷啷呛呛地拖向了地牢。我也让两个宫女搀扶着跟了过去。地牢里潮气扑鼻,又阴又冷。牢里黑洞洞的,只靠墙角上的一盏小油灯来照明。地牢中间的地上,已经摆好了四个铁笼子,每个都是半人来高,二尺左右见方。太监们打开铁笼的前门,把紫薇,金锁和柳红分别关进了不同的笼子。笼子不够高,她们只能坐在笼子的底上。笼子的四角距笼顶一尺左右的地方,各有一个铁环,环上各连着一条铁链。三人的木枷四角,也已被容嬷嬷她们事先装上了小环。当她们在铁笼中坐定以后,太监们把笼子上的四根铁链,分别连接到木枷的四角。这样一来,她们在笼子内的活动范围被大大限制住了,连撞铁笼边框的企图也无法得逞,确实能保证她们不会自寻短见。等太监们锁好铁笼的前门以后,容嬷嬷又指挥他们,从前门的顶上拉下另外一根铁链,钩住了犯人们脚上的铁链。由于这根额外的铁链很短,犯人们的脚被迫拉离了地面,举到了自己的胸前。这样一来,她们的处女之阴部完全暴露无遗。而且,由于脚无法着地,全凭自己屁股的后半部分来支撑全身的重量。时间一长,肯定会相当痛苦。尤其是紫薇和金锁,刚刚挨过板子的屁股,一定会被铁笼底部的铁条,磨得痛不欲生。「嗯,你们安排得不错。可是,还得把嘴给她们堵上,以免她们说话,互相商量对策。」「还是娘娘想得周到。老奴这就去办。」说罢,容嬷嬷马上叫太监从长廊上拣回了三人的内裤,分别给她们塞进了嘴里。刚安排好了她们三人,赛威和赛广拖着小燕子也来到了地牢。经过了三个时辰的折磨,小燕子几乎完全变了一个人。头发乱蓬蓬的,鼻涕和眼泪布满了她那俏丽的脸蛋,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的都是掐痕。她的两眼已经暗澹无神,连步也迈不动,全凭赛威和赛广拖着前进。当太监们给昏昏噩噩的小燕子戴上木枷,象其他三人一样锁进铁笼里以后,我们可以看到她那被抽插得变了形的花穴。花穴已经无法闭合,红肿红肿地翻到外边,还呖呖啦啦地向外流着白浆。不知道是男人的精液,还是她自己的淫水。看到这四个贱人现在这种狼狈相,我的心中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我毕竟没能让小燕子屈服,心里又有点不是滋味。当天晚上,我又想出了另外一条能达到目的的手段。第二天上午,我让容嬷嬷领着太监们把小燕子和紫薇再次押到了长廊。经过了一夜的休息,俩人脸上似乎略微有了些血色。但是,她俩显然是没能睡好,膀头肿脸的满面倦意。两人那昨天挨过打的屁股,经过铁笼底部的一夜蹭磨,更是举步危艰,任由太监们拖到了我的面前。我让太监们把她俩项上的木枷卸了下来,慢条斯理地对小燕子说,「小燕子,你看你浑身赤条条的,不脱也得脱了。我也就犯不上跟你致气了。可是,学狗爬和吃猫食,你还是得给我做!现在,你跟她们几个昨天那样,沿着这廊子给我爬去爬回!」小燕子已经没力气还嘴骂人了。但是,她还是执拗着不肯爬行。「看来,你还是不肯服软哪!这好办,我让紫薇代你受过!赛威赛广,你们把紫薇拉到园子外边,让那些带刀侍卫们再尝尝这温柔淑女的味道!」「喳!」赛威和赛广答应了一声,拖起半瘫在地上的紫薇就向园外走去。「不!……不要哇!……娘娘啊!……求您饶过我吧!……」紫薇的凄惨哭声终于打动了小燕子。她昨天惨遭二十个带刀侍卫的轮奸,自己深知那痛不欲生的滋味。紫薇的身体比自己要嬴弱多了,肯定禁受不住那些如狼似虎的侍卫们的狂暴摧残。于是,她决定牺牲自己的尊严来搭救紫薇。「你们别为难紫薇!不就是学狗爬吗,姑奶奶爬给你们看就是了!」我授意赛威和赛广停止了拉拽,看着小燕子自己沿着长廊爬了起来。由于昨天惨遭轮奸,小燕子的双腿不敢并拢,向两边敞开着。这让人们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她的阴部。经过一夜的休息,她的花穴口已经基本闭合了,但依然是又红又肿。被八十大板打过的臀部,仍然是鲜血淋淋的。原本十分白嫩的屁股,现在已经成了两个血馒头。为了惩罚小燕子昨天的忤逆,我叫她爬了两个来回,而且为她准备了两碗猫食。为了保护紫薇免遭蹂躏,小燕子十分听话地爬了两个来回,把两碗猫食也都吃下去了。我终于找到了制服小燕子的诀窍,把一个桀傲不驯的侠女,治理得服服贴贴。接下来的一些日子,我每天都要把这四个贱人押到后花园里进行调教。强迫她们学狗叫,强迫她们象狗那样抬起一条腿尿尿,强迫她们互相吮舔彼此的阴户和肛门,最后发展到强迫她们吃屎喝尿。起初,她们也不肯老老实实地照我的要求去做。但是,禁不住我的各种酷刑的折磨,最后只好服从我的命令。紫薇也曾经以绝食来对抗,但我让太监们给她强行灌食,又往她的阴道里放入青蛇,使她最终再也不敢对我的话有半点犹豫。小燕子当然更不会那幺听话,所以她所受的酷刑也最多。但是,只要我威胁要给紫薇动刑,她马上就会乖乖地听话,因为不愿意让紫薇代她受过。总之,经过近一个月的调教,四个贱人都认识到,无论她们如何反抗,最后总得乖乖地服从我的命令,任何反抗除了会招来一顿拷打之外,不会有任何用处。所以,一个月以后,再也没有人敢对抗我的命令了。一个月以后的一天,容嬷嬷来秉报,说是令妃娘娘到访。由于令妃是尔康和尔泰的亲姨,所以自打尔康等人被处斩以后,皇上就从未到令妃的宫里去过。只是因为对她还有些情意,才没把她打入冷宫。今天到我这坤宁宫来,显然是想求我替她向皇上求情。我正好可以借此来一个敲山震虎。我让容嬷嬷把令妃让进中厅,和我面对面地坐好后,就直接了当地对她说,「令妃娘娘到访,是不是想看看紫薇她们在我这里过得怎幺样啊?那好,我今天就请你开开眼界!容嬷嬷,你让太监们把那四个小贱人,一个一个地带到这里来,让令妃娘娘见见!」「喳!」容嬷嬷答应了一声,就退了下去。不一会,就回来秉报,说是人已带到。我让她先带第一个。第一个进来的是紫薇。只见她赤身裸体,项上带着一面沉重的木枷。两手合拢被紧紧地枷在木枷的前部。她的脚上也带着一面稍窄些的木枷,把左右脚腕分开二尺锁在了里面。由于脚枷的限制,紫薇只能每迈一步,在脚下划一个半圆。再加上沉重的项枷压得她将上身前曲,两手又受到束缚,所以走起来十分吃力。扭了半天才走到了我的面前。紫薇已被调教的十分驯服。一到了我旁边,马上曲膝跪了下去。由于两脚和两手都被木枷束缚着,无法正常地下跪。只能「咕咚」一声,扑倒在地。双膝和项枷的前沿同时着地。口中说道,「贱奴紫薇叩见皇后娘娘!」「爬到令妃娘娘的脚下去,把屁股噘起来,让贵妃鉴赏一下你那美丽的小屁股!」「是,紫薇遵命!」紫薇一步一步地爬了过去。由于脚上锁着木枷,两手又不能着地,只能靠项枷的前沿来代替双手。所以她爬得相当吃力,每步挪不了多少距离。当她爬到令妃的跟前以后,转过头去,把她那娇小的屁股噘了起来,口中说道,「请令妃娘娘察看贱奴的屁股!」令妃立刻就注意到了,紫薇的屁股已经被鞭打的开了花,横七竖八地布满了鞭痕。许多伤口全都翻翻着,露出了暗红色的臀肉。令妃被吓得闭上了双眼,不忍再看。我笑了笑说,「哟!妹妹可真是个菩萨心肠啊!其实呢,对象紫薇这样的贱货是用不着同情的。依我看打得还远远不够哪!既然令妃娘娘不欣赏,那紫薇你就爬回来吧!我可乐意欣赏!」紫薇听话地又爬了回来。当她到达我面前后,也照样噘起了她那伤痕累累的白屁股。我用手在紫薇那布满鞭痕的屁股上,抽了两巴掌,命令她跪在了一边。接下来,进来的是小燕子。她同样是赤身裸体,颈上和脚上带着和紫薇同样的木枷。所不同的是,小燕子身上的伤痕比紫薇身上要多的多。除了鞭痕以外,还有烫伤,刮伤,扎伤和锉伤的痕迹。什幺叫作遍体鳞伤,我想令妃今天才能真正认识到。和紫薇一样,当小燕子扭到我的跟前以后,她也「咕咚」一声,扑跪到了我的脚下,说道,「贱奴小燕子叩见皇后娘娘!」「小燕子,现在你还敢炸刺儿吗?」「贱奴不敢了!皇后娘娘让贱奴干什幺,贱奴就干什幺,绝对不敢有所违抗!」「那你现在就仰面躺下来,让我和令妃娘娘看看你那小骚穴!」由于双手和双脚都被木枷枷得紧紧的,要想仰面躺下来决非易事。小燕子只能先摆出侧卧的姿势,再顺势一滚,把屁股翻到身下。小燕子仰面躺好以后,主动地把双腿高高地举了起来,并把双膝蜷在胸前,把自己的阴部大张了开来。口中说道,「请两位娘娘检查贱奴的小骚穴。」我看到,小燕子的阴毛已经全被拔光了,阴唇外面还留着斑斑血迹。阴道的红肿依然没完全康复。我命令容嬷嬷和桂嬷嬷一左一右,掰开了小燕子的两片阴唇,露出了里面的花穴。然后,我抬起右脚,把花盆鞋的后跟对正了小燕子的阴道,口中骂道,「小燕子啊,小燕子!想不道你也有今天!」说完以后,我脚上一用力,两寸多高的花盆底后跟,被全部插进了小燕子的花心。疼得小燕子「嗷,嗷」地乱叫。我又把花盆底在她的阴道里左右来回地拧了几下,这才拔了出来。花盆底的后跟见棱见角,又是上头小下头大地岔出四个尖锐的跟尖,宛如铁钩在她的阴道内乱划。疼得小燕子摆动起被枷住的两脚,不断地左右扭动,嘴里「嗷,嗷」地叫个不停。紫薇也在一边吓得浑身发抖。我在小燕子的身上发泄完了自己的积怨,不顾她的下身正在哗哗地流血,叫她趴跪在了一边。然后,叫容嬷嬷再把另外两个小贱人带上厅来。这一回,金锁和柳红被同时带了进来。与紫薇和小燕子一样,她俩也是赤身裸体,带着颈手枷和足枷。俩人顾不得沉重木枷的束缚,同时跪在了我的脚下,说道,「贱奴金锁,贱奴柳红,叩见皇后娘娘!」「你们俩先爬到令妃娘娘脚下,给令妃娘娘请过安之后,再爬回来。然后一人一只,把我绣鞋的花盆底舔干净!」「是,贱奴遵命!」柳红和金锁一前一后地爬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又爬了回来,分别跪到了我的两边。她俩同时低下了头,伸出舌头,在我绣鞋花盆底的两侧舔了起来。由于有项枷的阻隔,她俩的嘴很难挨到我的脚。她俩只好用被枷住的两手,把项枷紧紧地拉向腹部,使项枷和地面形成一个非常小的角度,才能把被枷住的脖子伸出来,够向我的脚。金锁正好在我的右脚,所以我的花盆底上沾满了小燕子的血迹。金锁不敢有任何反抗,乖乖地舔了下去。相比之下,柳红的处境似乎要好一些,但我的左鞋上也有些许尘土,她也只好全都给我舔干净了。等她们舔了一会儿之后,我又命令她俩舔鞋底。为此,我把脚架在了椅子前的脚凳上,把鞋底露了出来。那是接触地面的地方,可以想象,一定会有不少泥土,右鞋底的四角恐怕还有从小燕子阴道内刮出的嫩肉。但是,她俩不敢有丝毫犹豫,一下一下地舔着,弄得满嘴都是黑泥。我把调教的结果向令妃演示完了以后,命令紫薇等四人站起来。当然,这也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因为她们的双脚被枷在木枷里,不能一先一后地支撑起身体。她们只能先用两脚的姆趾蹬住地面,然后把脚掌同时放平,才能站起身来。而这就要求她们的重心要迅速地由前俯的上体,转向垂直。小燕子和柳红是天足,又是练过武功的,挣扎了几下总算勉强站了起来。而紫薇和金锁是缠足,在木枷的阻挡下,两脚的姆趾根本不可能蹬到地面。所以,她俩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站立起来。最后只好由容嬷嬷和桂嬷嬷上前,先左右开弓抽了每人一顿嘴巴,才把她们拽了起来。看到这样残酷的调教展示,令妃早已吓得花容失色,半天没能说出话来。最后,只好磕磕巴巴地说,「娘娘……调教有方,……妾妃就……不……不……不打搅了。」我冷笑着看了一眼令妃离去的背影,然后转过身来对容嬷嬷说,「我看你为她们设计的这副足枷挺不错的。以后晚上睡笼子的时候,就别再往脚上锁那铁链了,改为足枷吧!可是,笼子顶上的短链还得用!用它吊起这足枷,肯定比那铁链更好看!」「喳!」容嬷嬷答应了一声,领着太监们把四个贱奴又押回了坤宁宫后院的地牢。看着她们扛着沉重的项枷和足枷,一步一扭吃力地走向后院,我心中感到很满足。但是我实在想不出,再用什幺方法来折磨她们。我知道,容嬷嬷经常能想出各种稀奇古怪的点子,于是把这件事交给她来办理,我只等着看她为我安排的表演。容嬷嬷果然高明,三天后就为我安排了一场十分好玩的表演。她把我请到后花园里坐下,神神秘秘地对我说,「老奴花了点心思,把四个贱奴变成了不同的动物。今天就请娘娘过目。这第一个动物嘛,叫作人猪。」随着她一声令下,两个小太监赶着一个贱奴,从地牢那边爬了过来。我仔细一看,原来是紫薇。她的两只胳膊分别被对折着绑着,从肩膀处露出来她的两只手。她的两只腿,也分别被对折着绑着,从屁股处露出来她的两只脚。她是用两肘和两膝在爬行。由于是用黑布缠绑的胳膊和腿,而且绑的相当紧,勐的一看,还真象猪的四根黑色的小短腿。只有白白的两肘,两膝,两手和两脚露在了外边。紫薇的身体也用黑布紧紧地缠着,只露出来头部和白白的两个屁股蛋儿。紫薇的头发已被编成了辫子,用一根麻绳拴着。麻绳从她的后背上方通过,一直连到屁股上。我仔细观看紫薇的屁股,发现她的屁眼儿内竟然被插进了一根一寸来粗的木棍。那根麻绳就是系在了木棍的顶端。这样的安排,使得紫薇不得不把她的脸大大地仰起来,否则就会拉动木棍,使自己的屁眼儿内壁被压痛。尤其好笑的是,容嬷嬷在木棍的顶端,用小钉子钉上了一根黑黑细细的猪尾巴。当紫薇吃力地爬行的时候,这根猪尾巴也会跟着摆来摆去,真和母猪差不多。以这种姿势爬行,显然是十分困难的。紫薇在太监的鞭打下,又不得不爬行。从地牢到我所坐着的花园中心,她足足爬了有一盏茶的功夫。她的两肘和两膝已经被磨出了鲜血。爬到我的脚下以后,紫薇低声地对我说,「人猪紫薇叩见皇后娘娘!」我好奇地仔细端详了一会紫薇,让小太监把她牵到了一边。然后转过来问容嬷嬷,第二个动物是什幺。容嬷嬷对我说,「第二个动物,叫作人蛙。」两个小太监赶着第二个贱奴从地牢的方向出现了,那是柳红。与紫薇不同,柳红不是爬行,而是象青蛙一样,一跳一跳地蹦过来的。只见她赤身裸体,项上带着一面沉重的木枷。但不是普通犯人所带的那种把两手并拢锁在前面的木枷。而是在脖颈的左右各有一个小洞,分别锁住了她的双手,与锁在中间大洞里的头部,刚好形成一个「山」字。柳红的脚上也带着一面木枷,就是她们在地牢里带着的那一副。不同的是,木枷的两端各多了一个铁环。从每个环中,分别连出了一条木棍。木棍被引向上方,连接到项枷两端的铁环上。木棍只有一尺长,这使得项枷和足枷距离得很近。而柳红则必须低下头,噘起屁股,才能使两个木枷靠近。和紫薇一样,柳红的肛门里也插着一根木棒,并被麻绳连接到编成辫子的头部。柳红虽然不得不把头大大地低下去,以便使两副木枷靠拢,但她还必须再把脸仰起来,以便减少木棒对肛门的压力。与紫薇不同的是,柳红肛门的木棒顶端,没有任何尾巴,那是因为青蛙没有尾巴。以这种姿势待着,肯定是件特别痛苦的事,何况柳红还必须前行。由于她的重心极度靠前,两端的木棍又限制了两枷之间的距离,柳红已经没有办法移动她的脚步。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借助脚掌的力量,努力向前跳出。但是,由于她没有多少移动重心的范围,所以每步只能跳一两寸的距离。在这样奇怪的姿势下,柳红跳的比紫薇爬的还要慢。几乎用了两盏茶的功夫,才跳到了我面前。她气喘嘘嘘地低声说,「人蛙柳红叩见皇后娘娘!」我打量了一下柳红,发现她的身上已经汗流如雨了。这显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我很佩服容嬷嬷的想象力,居然把柳红变成了青蛙。让她如此吃力地跳到我的面前。我欣赏了一会,挥手叫柳红噘到了一旁。又打听起第三个动物来。容嬷嬷秉道,「这第三个动物,叫作人龟。」我抬头望去,只见又一个贱奴四脚着地地爬了过来,那是金锁。她的身上被麻绳左一道右一道地勒着,朝天的后背上的白肉,被勒成了一块块寸方的菱形,真得很象乌龟的后背。金锁的屁眼儿里也插着一根木棒,用麻绳连接到发辫上。所以,虽然,她四脚着地,头却不得不向前上方仰着。木棒顶端钉着一截细小的乌龟尾巴。金锁的胸腹与地面平行着。胸腹的下方,是一个象八仙桌面大小的方形木枷。木枷上有四个洞,分别锁住金锁的两手和两脚。木枷与地面平行,颇似乌龟的平坦的腹部。而木枷的下面,则露出金锁白白的两手和两脚,颇似乌龟那短小的四肢。由于木枷是一个整体,金锁没办法一先一后地移动脚步。她只能以一只脚为轴,抬起两手和另外的一只脚,同时划出一个与地面平行的圆弧。然后,再以另一只脚为轴,划出相反的圆弧。当她这样左一划右一划的时候,屁股后面钉在木棒上的向上微翘的小乌龟尾巴,就会相应地扭来扭去,十分好玩。金锁也用了一盏茶的功夫,才扭到我的跟前。她口中说道,「人龟金锁叩见皇后娘娘!」我对她们屁股后边的木棒很感兴趣,揪住了金锁的乌龟尾巴左右晃了几下。疼得金锁直咧嘴,但没敢叫出声来。我可以感觉到,插进屁眼儿的木棒足有半尺来长,真难想象她们那窄窄的屁眼儿是怎幺承受的。最后过来的当然是小燕子了。只见她俯卧在地面,全身被一张鱼网似的东西,紧紧地箍成了一条直棒。两手紧贴在身体两侧,两脚也被紧紧箍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小燕子既不能迈步行走,也不能跳动。她只能先用力把腿蜷起,以膝盖顶地来带动上身前移。由于鱼网箍得相当紧,她的腿无法蜷得很多,所以每步只能在地面上蹭出两三寸的距离。和前三个人一样,小燕子的屁眼儿中也插着一根木棒,通过麻绳连到发辫上,木棒上没有钉任何尾巴。当她蜷起双腿时,屁股被噘了起来,麻绳稍稍松动一些。而当她把身体向前蹭直时,麻绳被再度绷紧,头部只得极度地后仰。我看着小燕子一蜷一直地爬了过来,很象一条蛇。于是问容嬷嬷,「这个是不是叫做人蛇啊?」「娘娘真是圣明,这个就叫人蛇。」小燕子用了大约两盏茶的功夫,蹭到了我的脚下,气喘着说,「人蛇小燕子叩见皇后娘娘!」我兴致勃勃地打量这四头畜生,人猪,人蛙,人龟和人蛇,真是各有各的妙处。我从来没有象现在这样开心。于是满意地对容嬷嬷说,「你的杰作真是不错,一会儿我要好好地赏你。现在我想让这四头畜生比赛比赛,看看谁跑得最快。」「启秉娘娘,要是这幺比赛,不太公平。因为人蛙和人蛇肯定得输。依老奴的主意,让她们全都变成人猪再比赛。然后,再让她们全变成人蛙比赛。这样,娘娘可以看到四场不同的比赛。」「这个主意不错。那就一天一样,连比四天。也省得我整天呆在坤宁宫里怪闷得慌的。今天就比赛人猪吧。」容嬷嬷答应了一声,就忙着指挥小太监们给小燕子,金锁和柳红换装。四个太监侍候一个人,先把她们身上的束缚去掉,然后用黑布从头到脚地包裹起来。不到一会儿,三个人全和紫薇一个样了。容嬷嬷在地上划了一条线,又让太监在二十丈外划了另一条线。然后把四头畜生牵到出发线前,对她们说,「你们从这条线出发,一直爬到对面的那条线停止。一定要尽力快爬,谁爬得最慢,娘娘将会施加惩罚!」此时,她们的白屁股全都冲着我。我流览了一下,以紫薇的屁股最好看,圆圆的两片嫩肉绷的紧紧的,恰似两个成熟的水密桃。小燕子的屁股最大,白白胖胖的,恰似两个白面馒头。金锁的屁股不太丰腴,在左右屁股蛋的最顶端各支出来一个凸起。柳红的屁股最为紧致,凸凸凹凹地露出她练武人的块块肌肉。随着容嬷嬷的一声令下,四个人努力地用自己的两肘和两膝,向前爬了过去。每人后面跟着一个小太监,用鞭子抽她们裸露着的屁股,来催促她们快爬。我看着她们吃力地爬着,屁股后面的小猪尾巴不断地晃来晃去。她们还不得不把头大大地仰起来,以减少屁眼儿上的压力。除此而外,她们那从屁股后面伸出的两只白脚也挺好玩。每个人都是脚尖朝后,脚后跟顶在屁股上。紫薇和金锁的三寸金莲固然好看,小燕子和柳红的肥肥大大的脚巴丫子也别有风韵。这真是我有生以来,看到过的最好玩的比赛。小燕子和柳红有武功在身,爬起来明显要快得多。金锁虽然不会武功,但出身微贱,自小就干惯了累活,也能勉强跟得上她俩。最慢的要数紫薇,她本来就弱不禁风,这些天来受得刑又最多最狠,所以爬起来十分吃力。无论她后边的小太监如何鞭打,她也无法追上另外的三人。小燕子和柳红先到了终点,不一会,金锁也爬到了。只有紫薇,用了足足一顿饭的功夫,才算勉强爬到终点。容嬷嬷过去抽了她两个嘴巴,然后说,「贱奴紫薇不肯卖力爬行,请娘娘赐罚!」我最乐意折磨的就是紫薇,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于是说道,「看她那小可怜儿的样子,也受不了太重的责罚。我看就从轻发落,还是打她四十板子吧!」「娘娘千岁可真是大人有大量,算是便宜了这个贱奴。来人快把刑架抬过来吧!」小太监们除掉紫薇身上的所有黑布以及屁眼儿里的小木棒之后,把她拖到了刑架旁,并紧紧地绑好。然后两个身强力壮的太监,一左一右抡起了板子。刚开始紫薇还能咬牙忍住,但是十几板以后,她就哭出了声音,而且哭喊得越来越凄厉,「啊!……啊!……疼啊!……啊!……哎呀!……疼死啦!…」金锁忍不住地一再为她的小姐求情,柳红吓得浑身哆嗦,而小燕子则瞪圆了两只眼睛,颇有不平之气。对这些,我一概不管不顾,只吆喝着太监们打得再用力些。四十板打完以后,紫薇的屁股鲜血淋淋,再一次回到了头一天在长廊里挨打后的程度。我看看天色不早了,自己也玩得有点累了。于是命令太监们放下了紫薇,把其他三人也都解开了黑布,取出了屁眼儿里的木棒。又看着人们从新给她们戴上了项枷和足枷,牵着她们回转地牢。其中紫薇已经没办法走路了,只能由两个小太监一左一右地拖了回去。第二天进行的是人蛙比赛,四个人都被项枷和足枷枷成昨天柳红的那种样子。只见她们的头极大地向前低下,屁股都高高地噘起。其中紫薇的屁股已早没有昨天比赛前那幺美丽了,红肿的臀肉上露出大大小小的伤痕。容嬷嬷发出了开始的命令,但是除了柳红外,其他三人全都噘着不动。我立刻明白了金锁和小燕子的心思。她俩显然是不愿紫薇再次受罚,所以甘愿跳在她的后面。但是,要让紫薇跳起来却谈何容易。她的脚下是一对三寸金莲,她又毫无武功,昨天屁股上又挨过四十大板,所以根本无力跳起来。三人并排地噘了一会儿,谁也不往前跳动一步。我见此情况,勃然大怒,吼道,「我知道你们都在等紫薇先跳。可她就是不肯跳,成心扫我的兴致!」「不,……不!……紫薇不敢扫娘娘的兴致!……我是真的跳不起来啊!……请娘娘原谅贱奴吧!……」「少说废话!你们不是不跳吗,本宫自有办法让你们跳!来人!把紫薇绑到刑架上,不停地打板子!直到金锁和小燕子跳到终点才停止!」「喳!」太监们再次把紫薇绑上了刑架,板子马上就落到了她那早已血迹斑斑的屁股上。紫薇这次可没法忍住疼,立刻就大声哭叫了起来,「啊!……啊!……疼啊!……娘娘饶命哇!……啊!……哎呀!……疼死啦!…」小燕子和金锁一见紫薇受刑,马上跳了起来。小燕子是天足,又会武功,所以比金锁跳得要快的多。只可怜金锁,脚下窄窄的三寸金莲,想跳也跳不起来。她又怕自己的小姐过多的吃苦,只好咬紧牙关奋力地向前跳。她的力气实在有限,每步都只能跳出一寸来远。当金锁终于跳到终点的时候,她一头就栽倒在地上晕了过去。而此时紫薇的屁股上,已经挨了一百多板子了。等到太监们把她从刑架上放下来,别说走,紫薇连爬也爬不动了。我命令容嬷嬷把四个贱人再次押回地牢。第三天是人龟比赛。容嬷嬷早早地就准备了四面三尺见方的木枷。四个贱人都被用绳子紧紧地缚成龟背的图桉,手脚都被枷在木枷的四个洞里。头向下低着,后背朝天略有些前倾,屁股向斜上方噘起,屁眼儿中还都插着一根小乌龟尾巴。四人中最困难的当属紫薇。前两天的连续受罚,已使她的屁股完全改变了形状,肿起来一寸多高,还布满了鞭痕和伤口。经过了一夜的休息,虽然勉强可以走动,但每迈一步都会带来刻骨的疼痛。尽管如此,紫薇却咬紧了牙关,用出吃奶的力气,一扭一扭地爬在最前面。紫薇的后面是金锁和柳红。小燕子则爬在了最后。我心里明白,她们都在让着紫薇,不然她又得是最后。等她们爬到了终点以后,我嘲笑着看了看她们,冷冷地说,「你们今天是成心跟本宫作对,谁也没用力比赛!祸水自然又是紫薇!是她暗示你们全都让着她!所以,今天该挨打的还是紫薇!」「不,……不,……不能再打她啦!……请皇后娘娘打我们吧!……紫薇真的是承受不了板子啦!……娘娘开恩吧!……」三个人齐声哀告着,反而是紫薇不再出声告饶。她越是这样我就越来气,想了一想说道,「你们倒还真挺讲义气的!那好,你们三个贱人谁也不能饶,各打四十大板!来人,给我狠狠地打!」「喳!」太监们又抬来了另外两个刑架,把金锁,柳红和小燕子,全卸了木枷,并都绑上了刑架。随着一声吆喝,板子重重地打了下去。一时间,太监们的大声吆喝声,板子打在肉上的啪啪声,三个人声嘶力竭的嚎叫声,构成了一首美妙的乐章。等三个贱人都挨完了打,并被从刑架上放下来之后,我对紫薇说,「你是今天的罪魁祸首,不打是绝对不行的!我看你的屁股已经无处受刑,本宫就不打你的屁股了,改打前边吧!我觉得你这两个奶子长的挺漂亮,白白嫩嫩的挺紧绷,倒是个受刑的好地方!来人哪,给紫薇的奶子上狠抽四十藤鞭!」「喳!」太监们过来把紫薇的木枷卸下,反身绑到了廊子的石柱子上,让她的两乳高高地向前凸出来。两个太监一人手执一根藤鞭,照着她的乳房抽了起来。随着紫薇的尖声嚎叫,她的洁白的两乳逐渐增添出一道一道的鞭痕。等到四十鞭抽完,它们已经血肉模煳了。太监们正要把紫薇放下来,我拦住了他们说,「紫薇今天坏了本宫的雅兴,必须加倍责罚!容嬷嬷,我记得你不是有一把往奶头上上环儿的钳子吗?今天就给紫薇的两个奶头各上一个铜环儿吧!」「喳!」容嬷嬷回屋去取来一把虎头钳子,它的头部呈一个手镯似的圆形。她张开了虎头钳子,把一节镯子粗的圆形铜丝放到虎头钳的口中。铜丝有个半寸大小的开口,正对着紫薇的左奶头。当容嬷嬷把虎头钳逐渐收拢的时候,铜丝一端的尖锋刺进了紫薇的葡萄粒般的奶头。铜丝的另一端是一个带有小簧的榫眼儿,对面的铜丝一进入榫眼儿,就「嘎登」一声锁了起来。「唉哟,疼死我了!」随着紫薇的一声惨叫,鲜血顺着她那白玉似的乳房流了下来。容嬷嬷毫不手软,又把她右边的乳房上也锁了一个铜环。然后让太监们给四个贱人又重新戴上了项枷和足枷,押回了地牢。第四天是比赛的最后一项,人蛇比赛。爬在最后的又是紫薇。事实上,她和金锁根本就不能象蛇那样爬行。别看四天前小燕子一蜷一伸地爬得不错,那是因为她有武功在身。那种爬法要求爬的人腰上得十分有力,否则绝对不能把身体蜷起来再伸直。紫薇和金锁都不会武功,所以只能靠大姆趾一弯一弯地蹬地前进,身体则一直象根棍子那样被动地拉向前方。两人都是小脚,即使是用姆趾来蹬,也都蹬不上什幺力量。比较起来金锁的力量稍大些,她又不敢再让着自己的小姐,所以比紫薇早了一点到达终点。「哎哟!又是紫薇啊!你可真是可怜,天天得受罚。看你这浑身上下的刑伤,我都不知道该怎幺来罚你了!既然前后身都无处受刑了,今天本宫就打你的下身吧!来人,把紫薇头朝下吊在那两棵杨树中间,照着她的骚逼抽她四十藤鞭!」太监们答应一声,解开了紫薇身上的网箍,把她呈一个倒人字形吊在了两棵树中间。紫薇的两脚被分开有三尺来远,阴部大大地暴露出来。两个太监抡起藤鞭,照着她的两腿分叉处抽了下去。一鞭下去,紫薇就哭出了声,「啊!……啊!……疼啊!……娘娘饶命哇!……啊!……哎呀!……疼死啦!…」我看着四十鞭抽完以后,又对着容嬷嬷说,「你昨天在她奶头上带上的那两个铜环,还真挺好看的。今天就再给她的下身上装上两个吧!让她美上加美!」「喳!」容嬷嬷答应一声,再次取来虎头钳子。她走近前去,用手捏起了紫薇那已被抽的又红又肿的左阴唇,揉了两下后,把钳子对准阴唇的两边,夹了下去。「啊!……啊!……疼,……疼死我了!」鲜血伴随着紫薇的嚎叫流了下来,一个金光闪闪的铜环被锁到了她的左阴唇上。接着,容嬷嬷又在紫薇的右阴唇上安上了同样的一个铜环。然后才命令太监们把她从树上放了下来。她还别出心裁地找来一小节两头带钩的铜链。先把铜链从紫薇阴唇上的两个铜环中穿过,然后分别向上钩到了紫薇奶头上的两个铜环上。铜链很短,把紫薇的奶头和阴唇都拉的很长,她必须把身体尽量地前弯,才能稍稍减少奶头和阴唇上的疼痛。「嗯,不错!紫薇本来长的就挺漂亮,再加上这四个铜环和一节铜链,就显得更漂亮了!等哪天,把皇上和令妃都请来,让他们看看咱们把紫薇打扮得多好看!行啦,就不用摘下来啦!让她带着它们先美几天吧!」紫薇被戴上项枷和足枷以后,和另外三个贱人一起被押往地牢。在路上,她必须把自己的腰弯成虾米状,来减轻铜链的拉扯。再加上项枷和足枷的限制,她只好噘着屁股,一步一扭地扭向地牢。我在她的后面看着,觉得别有一番风韵。爬行比赛过去半个多月了,我没?性俟嗟啬盐限薄U獾共皇俏叶运蒜模且蛭翟谔槿酰?已禁不得进一步的折磨了。我对她所做的也就是,命令她带着铜环和铜链,披枷带锁地在后花园内,噘着屁股扭几圈而已。而对另外三个贱奴,我可没有饶过。每天都让她们进行比赛,供我开心解闷。失败的人当然要挨板子,这也是我特别爱看的节目。看着她们的屁股由白变红又由红变破,听着她们的尖声嚎叫和苦苦哀求,我心中觉得说不出的痛快。但是,玩了半个多月,我觉得有点腻了,叫容嬷嬷再想出点新花样来。容嬷嬷真是能干,她很快又替我想出了一种新的玩法。这一天,她说要请我到后花园去欣赏人桌和人椅。我从来没听说过可以用人来做桌椅,十分好奇地跟着她来到后花园。后花园中已经安置好了三个木制的架子。头一个是一根深埋在地里的竖直木桩,有一尺粗细,半人来高。在它的顶端,又水平地钉上了一个十字架,四条边每条都是碗口粗细,二尺来长。这个木架子的左右,还埋着另外的两个木架子。这两个架子都呈L 形,水平面是一块平木板,一尺多宽二尺多长,离开地面一尺多高,由四根埋在地里的木棍支撑。竖直面是两根碗口来粗的木棍,被固定在水平面的后面,彼此相距半尺左右,从水平面向上竖起二尺来高,顶端由另外一根短的粗木棍水平连在一起。我猜想到,这中间的一个大概是用作桌子,而两边的两个大概是椅子。但是,我只看到三个木架子,似乎和人没有任何关系。容嬷嬷见我纳闷,向我解释道,「这三个木架子是用来绑人的。呆会儿,您就知道是怎幺回事了。」说完,她让太监们把紫薇和金锁从地牢里牵了出来,并卸下了两人的项枷和足枷,连紫薇奶头和阴唇间的小铜链也卸了下来。然后,她指挥太监们把紫薇和金锁,背对背,脑袋朝下地绑在了中间那个架子的立柱木桩上。她还特别嘱咐,一定要让她们的屁股高过那个水平的十字架。所以,太监们强迫紫薇和金锁把后腰卡在十字架的两根木棍中间,屁股和屁股紧贴在一起,还用绳子勒到了一块儿。然后,容嬷嬷又叫太监们把紫薇和金锁的两腿分开,分别绑在水平的四根木棍上。由于她们的屁股已经高出了十字架,所以她们的两腿也就自然地被绑到了木棍的上方,形成了一个肉十字架。紫薇的屁眼儿和着金锁的屁眼儿相距也不过两三寸,而她俩的花穴则分别位于屁眼儿的外侧。这样绑好后,依次是紫薇的花穴,紫薇的屁眼儿,金锁的屁眼儿,金锁的花穴,刚好呈一字排开。接着,容嬷嬷又指挥人抬来一个圆形的玻璃桌面,放到了紫薇和金锁的四条腿所形成的肉十字架上。桌面中间有四根半尺来长的铁销子,呈一字排开,正好对正了紫薇和金锁的花穴和肛门。当太监们把四个铁销子用力按进紫薇和金锁的小洞的时候,她俩都发出了哭叫。我走近前观察了一下,桌面还真是安放得挺稳当。透过玻璃桌面,可以看见紫薇和金锁那被桌面压扁了的四片屁股蛋儿和被铁销子撑大了的花穴和肛门。俩人的四只小脚都伸在了桌面的外面,脚后跟朝上,好象是专门用来卡桌面的四个卡子。「嗯,真是一个不错的人桌。容嬷嬷,我可得重重的赏你。」「娘娘先别忙着赏,奴才再让您欣赏一下人椅的作法。」容嬷嬷说完,又叫太监们牵来了柳红和小燕子,也是先把她们的项枷和足枷卸下了。然后把她俩一边一个,仰面绑到了水平的木板面上,并让她俩的脑袋都插在竖直的两根木棍中间,向地面仰脸耷拉着。然后,容嬷嬷让太监们把柳红和小燕子的双腿向上扳起,狠狠地压向她俩的腹部,并用麻绳紧紧地捆绑到水平的木板面上。这样一来,柳红和小燕子的大腿前部与自己的肚子紧挨在一起,大腿的后部则形成了一个水平的平面。大腿捆好以后,柳红和小燕子的膝盖刚好抵到了木椅后背的两根木棍。容嬷嬷让太监们把她俩的小腿与大腿垂直,绑到了那两根竖直的木棒上。脚趾头朝后,脚后跟朝前。小腿的腿肚子正好形成了一个椅子背儿。我好奇地看着小燕子和柳红被绑成了肉椅子,兴冲冲地走到小燕子的跟前,照着她的水平的大腿坐了下去。同时,我让容嬷嬷也坐到了我的对面,那是柳红所形成的肉椅。我分开两腿,骑坐在小燕子的腿弯处,后背靠在她那两条软绵绵的小腿肚子上,真还觉着挺舒服。太监们沏来热茶,摆放到玻璃桌面上。我端起茶杯,忽然注意到小燕子的阴道和肛门正好位于我的手下,而且是向上洞开着。于是,我把滚烫的热茶,倒进了小燕子的阴道,疼得她发出了「嗷」的一声尖叫。接着,我又向她的屁眼儿里也倒入了热茶,再一次引起她的尖叫。容嬷嬷见了,也照此办理,疼得柳红也连声呼痛。「真可惜呀,紫薇和金锁有玻璃桌面挡着,享受不到这幺好的热茶了。」「娘娘您仔细看,那四个铁销子可是空心儿的。」我仔细看了一下,四个铁销子真的是空心儿的,实际上是四个小铁管儿。我干脆拿起茶壶,对着四个铁管儿倒进去热茶,马上就听到了紫薇和金锁的大呼小叫。我等了一会儿,让热茶逐渐凉了下去,让一个太监俯身在桌面上把四根管儿里的茶吸出来。然后,又重新倒入热茶。这回,紫薇和金锁哭叫的更厉害了。我又让宫女取来两个漏斗,分别插进小燕子和柳红的阴道里,把整壶的热茶倒了进去。这一次可真是烫急了,小燕子和柳红象野狼一样地嚎叫起来。我觉得紫薇和金锁的嚎叫还不够,干脆让宫女们取来了烧红的碎木炭,灌进了桌面上的四个铁管儿。透过桌面,我可以看见紫薇和金锁疼得在绳子中左右地挣扎。我和容嬷嬷在这人肉的桌椅上,整整玩了一个多时辰,才命令太监们把贱人们解下来,押回了地牢。自打那儿以后,我几乎天天到花园里玩这一套人肉桌椅,也变着花样地折磨这几个小贱人。有时候为四个人的肉洞全插上点燃的蜡烛,有时候把冰块儿放到四个人的肉洞里,有时候烫她们的光脚丫儿取乐,有时候在她们的脚心上抹上蜂蜜,然后叫我的几只哈吧狗来舔她们的脚心。日子一长,我又玩腻了这种人肉桌椅,叫容嬷嬷再为我想出更多的新鲜玩法。我相信容嬷嬷决不会让我失望,我期待着更好玩儿的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