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帝之淫史
帝之淫史

帝之淫史

子业如此抽插了百来下,就觉得不够滋味,索性两手挽住楚玉纤腰,微一用力,把楚玉身子挽了起来。楚玉两条修长丰满的玉腿拼力的夹住子业腰部,两只玉臂也紧紧围住子业的脖子,两人面对面的疯狂耸动摇摆起来。只见楚玉胸前两只硕大的肥乳随着身体的颠动上下左右的乱抛,忽儿撞在子业脸上,忽儿又撞在子业胸前。一边充分享受着交合的快感,一边欣赏着姐姐的浪态,子业龙心大快,乱伦的禁忌令他陷入了疯狂,一种和后宫妃嫔叫欢时所没有的感觉刺激得他完全迷失了本性,忍不住大叫道:“干死你!我要干死你这个小淫妇……啊……啊……干死你……”楚玉也浪叫道:“啊……亲弟弟……亲丈夫……我是欠干的小淫妇……干死我吧……用力干死我吧……”-
  突然,楚玉停止了摆动,全身贴在子业身上,四肢同时紧紧的箍住子业身体,小腹剧烈地蠕动,丰腴雪白的臀部就坐在子业腿上轻轻地研磨起来。子业只感到自己在姐姐洞穴内的肉棒被里面湿滑灼热的软肉挤压着,吸啜着,感觉是如此的妙不可言,他拼命地把肉棒往里面顶,双手紧按住楚玉肥臀,一种无法抑制的强烈冲动令他精关一松,终于泄精了。滚烫的精液全数射在楚玉花心。就在同时,楚玉也到达了快乐的颠峰,尽情地承受着弟弟施与给她的雨露,一颗心也迷迷糊糊地飞上了九重天。-
  快乐就如潮水般将他们淹没,两人忘情地拥抱着,亲吻着,抚摩着,呢喃着,久久都舍不得分开。-
  一夕欢愉过后,子业对楚玉痴迷不已,留在宫中,不让她回去,此后出则同车,入则同寝,居然与夫妇相似。一日,子业见楚玉愁眉不展便问道:“有什么事令姐姐不开心了么?”楚玉撒娇道:“臣妾与陛下虽说男女有别,但都是先帝的儿女,陛下六宫万数,妾就只有驸马一人,事太不均,还请陛下体恤!”子业道:“这有何难?”于是挑选了三十个面首,赐给楚玉。所谓面首,即美貌男子,面是指英俊貌美,首是指头发乌黑亮泽。楚玉有了这三十面首,心花怒放,轮流取乐,日夜宣淫,好不快活。子业更赐封楚玉为会稽长公主,身份等同郡王。
-   自楚玉得到三十面首后,终日淫乱快活,不免冷落了子业,子业每念及此就后悔不已,但君无戏言,只好徒叹无奈。太监华愿儿见主子不欢,于是上前献计,陷媚的道:“陛下难道忘记了一个人了吗?”子业道:“何人?”华愿儿道:“新蔡公主。”子业一拍大腿道:“不错,不错,朕怎么一时就记不起朕这位貌美如花的好姑姑呢。华愿儿,你立了大功,朕定当好好赏赐你。”华愿儿忙跪拜道:“奴才不敢,只须陛下龙心快慰,便是奴才最好的赏赐。”子业道:“说得好,说得好,你对朕忠心耿耿,朕知道了,你这就去传新蔡公主进宫吧。”华愿儿叫道:“奴才领旨。”径出宫门,传新蔡公主去了中)新蔡公主,闺名英媚,乃是太祖文皇帝刘义隆第十女,宁朔将军何迈妻房,刘子业的嫡亲姑姑,虽已年过三十,但华色未衰,生得杏脸桃顋,千娇百媚,有倾国倾城之貌。何迈以外戚身份而身居要位,平素喜好犬马驰逐,府中豢养武士成群,威武有余而温柔不足。公主本是多情之人,常常为了何迈之不解风情而暗自神伤。
-   这日,内廷大太监华愿儿到来传旨,宣新蔡公主入宫觐见。公主在府中早已郁闷多时,乍闻召不禁欢欣雀跃,忙打点上下就要入宫。何迈忙拉公主入内,沉声道:“公主万万不可去。”公主嗔道:“驸马何故如此?”何迈急道:“那昏君分明是一头淫狼,这回召你入宫一定没安好心,我不许你去。”公主跺脚道:“驸马怎能说出这种大不敬的说话,妾身可是陛下的亲姑姑呢,陛下初登大宝,召妾身进宫骨肉团聚也是人知常情啊。”何迈道:“你难道就忘了山阴公主的事?”新蔡公主本就是个没主见的人,听了夫君之言,不禁慌了神。-
  何迈一时也没甚主意,夫妻俩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忽听得外堂华愿儿高声呼道:“奴才恭请公主起驾。”新蔡公主急道:“驸马,这如何是好?”何迈愤愤的道:“我决不能让你去。”公主道:“圣旨已经下了,难道还能违抗么?抗旨犯上乃是杀头的罪啊。”何迈悲道:“怕只怕你这一去……唉,就再也回不来了。”公主道:“再怎么说陛下与妾身也是嫡亲骨肉,而且长幼有序,陛下就算再荒唐也不至于及此。”何迈长叹一声道:“但愿如此。”新蔡公主无奈,只得随着华愿儿进宫去了。
-   子业在宫中早已等待多时,心痒难当,忽见到华愿儿领着公主进来,当即喜出望外。只见那新蔡公主玉面春颜,风姿依旧,楚楚动人之至。莲步款款,上前盈盈拜倒:“臣妾参见陛下,愿我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子业忙伸手搀扶,口中道:“姑姑快快平身,此间又没有外人,姑姑何须拘礼。”新蔡公主站起来道:“君臣有别,礼不可废。”语音娇柔,说不出的动听。子业一颗淫心哪里还能按奈得住,一挥手对华愿儿说道:“你且出去,朕欲与姑姑说上几句贴心话,不唤你就不要前来。”华愿儿那敢怠慢,应声而去。
-   新蔡公主问道:“陛下传臣妾入宫,不知有何要事?”子业答道:“自朕登极以来,一直忙于政事,想必姑姑早就忘了小侄,如今大事既定,所以让姑姑前来见上一面,叙叙亲情。”边说边在公主身上磨蹭着,一把握着那纤纤玉手。新蔡公主忙将手抽开,赔笑道:“陛下哪儿话?臣妾岂敢忘了陛下,只是入宫多有不便,才没敢来打搅。”子业色迷迷的盯着公主俏脸,语带挑逗:“若姑姑日后想来,小侄自然大通方便之门,怕只怕姑姑舍不得姑丈吧。”说罢,又握着公主玉手,轻轻的揉搓起来。-
  新蔡公主想起临行前夫婿的说话,心知此番定无法逃脱这皇帝侄儿的魔手,一时间心如鹿撞,粉脸绯红,低头不语。那子业见此情状,心中窃喜,一伸手挽住公主纤腰,一边亲热一边拥入床帏。
-   子业一边抱住新蔡公主温存,一边轻声道:“姑姑国色天香,实是神仙般的人物,嫁了那何迈,实在可惜!”新蔡公主腰枝轻扭,略作挣扎,娇喘道:“陛下请自重,陛下与臣妾份属姑侄,岂能行这苟且之事,望陛下念着骨肉情分,这便让臣妾回去吧。”子业道:“象姑姑这样的美人,天下间除了朕谁还配拥有?这些年倒是便宜了那何迈。”公主道:“臣妾毕竟是陛下的长辈。”子业道:“朕乃当朝天子,朕想要哪个女人不可以。”公主慌道:“若行了这乱伦败德之事,臣妾还有何颜面存活于世上,他日黄泉路上亦有何颜面去见列祖列宗。”子业道:“姑姑言重了。姐姐朕都已宠幸过了,姑姑难道就不可以吗?姑姑和朕成了好事,共享荣华富贵如何?”新蔡公主扭动着想从子业怀里挣出来,心中尚存一丝侥幸,道:“请陛下三思。”子业两手微用力,把公主抱得更紧,寒着脸道:“朕意已决,姑姑难道敢抗旨么?”新蔡公主无奈,更无力相拒,只得闭上眼睛,由其摆布。-
  子业见姑姑已然屈服,大喜过望,但见姑姑美艳不可方物,粉脸桃红,秀眉微触,眼角隐见泪痕,心中爱怜顿生,扶着公主在龙床边坐下,自己则跪在公主漆前。新蔡公主见此情状,不禁大惊失色,正想站起,却被子业按住,公主惊慌的道:“陛下这不是折杀臣妾了吗?”子业道:“小侄对姑姑敬若天人,心中爱慕不已,望姑姑成全了小侄,否则小侄就长跪不起了。”新蔡公主本就是水一般的多情种,见侄儿竟如此钟爱自己,不禁怦然心动;再想起丈夫何迈平日种种不是,自己常常独守空房,一时间柔肠百结。-
  新蔡公主望着眼前的男人,但觉得他虽然年纪轻轻,算不上英伟,却也风流倜傥,何迈如何能与之相比,更何况他还是当朝天子呢,一股柔情蜜意突然从心底涌出,颤声道:“陛下万万不可如此,臣妾……臣妾愿了就是。”子业听得此言,欣喜至极,忍不住两手搂住公主纤腰,把脸紧紧的贴住公主腹部。-
  新蔡公主伸手轻抚着子业的头发,柔声道:“陛下快请起来。”子业深深的吸着公主身上的香气,撒着娇道:“不,不,小侄就喜欢这样腻着姑姑。”此时间,新蔡公主芳心可可,久久说不出话来,只任侄儿亲热。
-   子业腻够了,也不站起,就跪在公主两腿间,伸手解开了公主身上罗衣。新蔡公主此时已然立定了决心,也不再故作姿态,反而顺着子业手势,不消几下,身上衣饰全部脱落。一具迷人的玉体便展现在子业眼前。只见那一身肌肤白如雪,滑如脂;胸前一对椒乳丰满挺拔,大小恰如其分,盈盈一握,乳晕不大,色泽暗红,鲜红的两颗乳头就如两颗红宝石般,诱人之至;小腹处平坦而美,有如和阗美玉,中嵌一颗玲珑小香脐;腰肢纤细轻柔,更显得臀部丰满无比;两腿微张,稀疏的毛发下,玉门隐约可见;如此美景,只把那子业看得唇干舌燥,一时回不过神来。-
  新蔡公主见子业呆呆的注视着自己的身体,也不知他接下来要干什么,只觉得全身发烫,娇躯软弱无力;一股火热的骚痒突地从下体升起,娇躯不由得一阵哆嗦,颤抖着伸手轻抚子业脸庞。子业稍稍回过神来,两手在公主丰腴雪白的腿大来回滑动,口中梦呓般的道:“姑姑实在太美了……太美了……”-
  新蔡公主此刻也是情意荡漾,柔声道:“陛下,让臣妾侍侯陛下宽衣。”子业站了起来,道:“不,不,姑姑你且歇着,朕自己来。”说话间已把身上衣物尽去,一根粗大的龙茎张牙舞爪的屹立在姑姑面前。公主不禁吃了一惊,没想到侄儿竟拥有如许伟物,自己夫婿虽然外貌雄壮,但跨间阳物却并不英伟,暗想自己的小穴如何能容得下侄儿的庞然大物。
-   子业攀上龙床,从背后环抱着新蔡公主,令两人的身体贴得紧紧的,嘴脸凑上去,在粉项处摩挲着,还不停地伸出舌头去舔弄公主耳根耳珠,呢喃着道:“姑姑你是朕的,只有朕才配拥有你……”公主被他口中呼出的热气弄得全身又酸又麻,又觉一根火热的肉棒紧贴着自己后腰,蠢蠢欲动,情不自禁地反过手去,搂抱子业。-
  子业见姑姑已然动了情,欲念更是炽热,一手按住一只玉乳,只觉入手凝滑无比,柔软而富有弹性。新蔡公主一阵娇喘,侧过脸来,正好和子业相对。子业趁机深深吻住她的樱唇,舌头如灵蛇般探进去,在她小嘴内翻滚着,探索着,品尝着。两手自然也没有闲着,揉揉捏捏间,也不时地去撩动那两颗如红宝石般的乳头。-
  新蔡公主一阵意乱情迷,只感身子就要融化了一般,一生之中何曾尝过这种滋味。那何迈非但不解温柔,而且粗鲁,平日夫妻间的房事都是草草了事,从不理会娇妻的感受。公主亦为此常常暗自垂泪,此刻被侄儿逗弄起来竟是如此的细腻,如此的柔情,恍如置身于云端,说不尽的受用。-
  子业在姑姑身上大耍风流手段,却并不知道姑姑内心的微妙变化,一只手及时地从乳房滑下,掠过平坦的小腹,直奔向那桃源水洞。新蔡公主要塞遭到突然袭击,全身蓦地膨紧,两腿夹住了子业的魔手。子业此时也不心急,口在尽情地吸吮姑姑的香舌,一只手则在那一对椒乳上肆意撩拨,另一只手在下面慢慢地揉动。如此上中下三路进攻,新蔡公主完全失去了招架之力,就恍如一只惊涛邂浪中小孤舟,身子剧烈地颤抖着,两腿也渐渐地松开了,一股热流突地从深处涌出,顷刻间,已然水漫玉门关。